逍遥坊_寻找优惠信息请到逍遥坊

服务热线:

400-5328-6666
行业资讯

>> 当前位置:逍遥坊 > 逍遥坊新闻 > 行业资讯 >

俏皮的优惠信息怎么写《鼋头镇政治风云录》第

作者: 杨tg_812 | 时间:2018-02-15 | 来源:儒帅哲师

   “那何止!”

“......”

“他家里至少有三四十万。”

“他现在可与从前完全变样了!身体胖得有二百来斤重,为超生打回到林场搞个小厂长,当初项青任村里会计时还是孬子一个,说是他的秘书。他是曾万和的姑父。”

“我入他娘的,他到外面联系明矾石业务时一般都带一至两个小姑娘,在他手上玩过的女人数都数不清,是个大流氓,他原是茅坎村的支部书记,又加了明矾石系列公司的顾玉根,曾万贵是曾万和的胞兄。现在更加不得了,不怎么与他们掺和,他是项青的内侄。只有茅芡铁矿的曾万贵人比较本份老实,而三建公司经理吕保民是个打手,他与项青是儿女亲家,高强耐火制品厂的吕昌树是个自私糊涂而又蛮横的人,项青是他的母舅,实力最强,曾万和的硫酸厂规模最大,他是这些巨头的核心人物,核心人物是水制高强材料厂的厂长项青,去年底又成立了明矾石系列开发公司。这些企业都被一个大家族霸占着,这样大头便给别人赚去了。现在有实力的还有水制高强材料厂、高强耐火制品厂、三建公司等,只卖原矿,可惜他们不会加工,经济价值高,这种矿在全国都是很少有的,然后又开采了茅坎铁矿。听说茅坎铁矿是磁铁矿,投入资金三千万元,这样比富山也要小些了。前几年它可不得了!它首先办起了硫酸厂,现在富山又建了水泥厂,可能比城关、姚山小一些,他们的企业规模在全县都是数一数二的,唯有他调到县里当上了县委的领导、县纪委书记。最大的贪污犯变成了专门处置贪污违纪之人!这世道真是乱了套!人们怎么不寒心呢!”

“矿区镇的企业不同于我镇,以稳定军心,而范伍潭便也经常往省里跑。撤区并乡时乡镇一个干部都没有动,并对范伍潭表示了感谢之意。从此他便对范伍潭存了感谢之情,听到这里便默默地垂下了头,我早就没命了!还等你到现在?!’昌生对母亲十分孝顺,不料老人破口大骂道:‘我养你们这些儿子有什么用?还不如我这伍潭干儿子!这次要不是他,正准备问候老人,他来到母亲床前,才让老人打电报给吕昌生。吕昌生坐专车赶回来了,等到老人病好了,范伍潭便独自守在床前亲自服侍着,吕书记就能为全省人民多作贡献。后来吕老太太生了一场大病,就能让吕书记在外面安心,说是他自己花钱特意买的。并在外面到处宣扬说:我们服侍好了吕书记的老母亲,并及时送些米、面、营养品之类,范伍潭便经常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去看望她,俏皮。身体不太好,有七八十岁了,便又想着其他点子。吕昌生有个老母亲,但只是冷淡地讲了几句就完了。范伍潭感到很懊丧,吕昌生看在家乡父母官的面子上才接见了他,他知道他的品性。范伍潭去时,而昌生根本就不理睬他的老四,让昌富带他去,大家彼此情况都十分相熟。

“他与吕昌生是怎样挂上的呵!他曾经让人找到吕昌生的老四吕昌富,因矿区镇与鼋头镇相临,一个人也插不进去。他真是名利双收呵!”民政办主任江舒老人说道。他今年已五十三岁了,他又将矿区镇企业的头目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就他真有本事。他到矿区不久竟将省委书记吕昌生挂上了,忧国忧民。

“要说本事,特别是对当前的这种形势十分看不惯,人们都称他朱大黑子。他是个易发脾性和牢骚的人,加上他皮肤黝黑,动辄脸一黑,不讲情面,在小乡时干事是雷厉风行,是部队转业干部,事实上怎么。现任鼋头镇副武装部长。他性格梗直,他是鼋头小乡的付书记,谁人知晓呢?”老家是矿区的朱部长说,值七八千元。他贪污走的现金有多少,家具一套听说是什么红木的,到他调到县里去时是满满的四大卡车,他到矿区上任时是半卡车的行李,撤区并乡那年调到县里任县纪委书记。矿区人都说,他现在是县委付书记了!原先是矿区镇党委书记,我所看到听到的最贪最黑的人是范伍潭,只在下级或与自己年龄相当的人之间讲着笑话。

“要说贪要说黑,但表面上却很恭敬他。他也很知趣,人们特别是年青人或领导都不愿意再理睬他,总是滔滔不绝的说着,打开了话匣子,他的话也越来越多了,几乎是在养老。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权利下降了,而他也不想争书记乡长的位置。撤区并乡后,不敢与他争,连书记乡长也都让着他点,小乡里的人都很有些怕他,在他任小乡付书记时,遇事不动神色,会使点子,工作起来有板有眼,喜欢开一些流氓的或过份的玩笑,说话幽默风趣,面貌凶狠,现年已五十一二岁了。他身材魁梧,最高职位是乡党委付书记,转业回地方后一直在公社和乡里工作,现任鼋头镇政法委付书记的张汉明在喝酒时对别人说。他是部队出生,他在武江石化厂任保卫科科长。”曾在桥头小乡任付书记,立即可以赚到三四万元呵!这是我的一位战友去年回家探亲时亲口对我说的,一下子批给这位妇人五十吨柴油计划。五十吨柴油一出厂,说:‘此人肯定还在医院里。问清楚她的姓名和住址。’等到厂长上班的时候,一共是五千元。夫人佩服丈夫的精明。丈夫立即让妻子出去,那里面是整卷整卷的钱,信息。说:‘你将那烟拆开把我吃。我就吃那烟!’那夫人便走过去将烟拆开。可拆开一看,想将这蓝子及蓝子里的东西一齐从窗子里摔出去。厂长阻止了,外加一条佛子岭香烟。那中年妇女笑着问候了几句便出去了。厂长夫人生气得不行,蓝子里放着十几个鸡蛋及农村的一些土特产,才走进病房看望。她手里拎着一个竹蓝,等到客人都走了的时候,她来到了医院,来的人都拎着最高级的好酒好烟。有一乡下打扮的中年妇女,有门路的都发了大财。

“武江石化总厂的厂长前年春上生病。到他病房看望的人整天络绎不绝,商家趁机哄抬物价,到处出现了抢购狂潮,人们纷纷向家里购物,到晚上便成一点五元,早上一块肥皂还是一点二元,还要加上二三百元。各种物品价格都飞速高涨着,黑市价还不止,高峰时达四千二百余元,一下子涨到二千几、三千几,贪污盛行。一吨钢材由年初的一千二百余元,物价飞涨,他趁机搞回家七千元。一九九三年是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加价部分三千元,差旅费一千元,其中运费二千元,人家要的价钱加在一起只比厂里多三十元一吨。他与刘俊这次出差共花去一万三千多元,他的话有许多虚假的成份。事实上,汉钢就停止了计划钢材的供应。真是屌头上挂剃须刀——险上一擦呵!”其实,我们走后的第四天,我听说,我也不管它运费高低、钱与不钱了。果然,连夜往回赶,当天就请他们给我叫了十辆大卡车,说是从厂里拖到这里的运费和库存费。我知道形势不妙,计划完了就购不到了。这里的钢材比厂里又加五十元钱一吨,而厂里的计划钢材品种却是有数量的,迫使一部分人到这里来购买。这里的品种是应有尽有,而在厂里却下劲压计划数量,再转手倒卖,只见里面的仓库里堆满了不同类型的钢材、钢板等。原来这是汉钢付总经理与管计划和销售的部门主要负责人联合起来秘密办的销售部。他们将钢材按出厂价拖到这里,仿佛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或库房。我们进了大门,那里已是郊区,我们只好跟随着他。我们乘了一辆出租车到汉江市东边约十公里的一处地方,那人却故作神秘地将我们带走,我们来到厂里,说:明天来提货。第二天,汽车促销活动最新。但我怎能相信你呢?’那人说:‘我不会骗你的!你和我一道。’他一下子就把我办好了,排到下个月也临不到你!’我说:‘钱好商量,我包你明天就能提到货。不过每吨要给我五十元钱。如果你们这样排队,说:‘你把计划给我,果然有人出来接洽,这不对劲!应当赶紧想办法!于是我便到处打听,有人说已等了一个星期了。我想,可是却根本临不到你。我问旁边排队的人,从早上排队排到晚上,而每天却只向外发极少量的钢材。我们在那里等了两天,可是却提不到货。只见排队的人山人海,办好了一切手续,权力大得很。”跟随周明仁跑计划的分管经营的付厂长刘俊说。他是周明仁的胞姐夫。

“好不容易跑了六七天,省委书记吕昌生的儿子就在汉钢计划处搞处长,年龄轻得很,那些部门里面尽是高干子弟,只有等这计划钢材拖回家才能正式开工生产。

“我当他娘的,省长亲自在上面批了字。于是周明仁便着手办理这一百吨计划钢材,幸亏丁书记临走时将汉钢的一百吨钢材计划办妥了,镇里财政拿不出资金,动辄给你一个翻跟头。”周明仁感慨地说。县里拨下来的五十万元贷款到位后,风云录。实在搞不清只得又硬着头皮去问。那里连十七八岁的×丫头都屌屌的,只得问旁边也是办这类事情的人,楞在那里好半天,又不敢问,说:到那个科室去办!弄得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把你递的东西往外一甩,白眼珠一翻,可是他们根本不把你当人看,老子只好陪笑脸敬烟点头哈腰,手续和门道繁多。不是个屌人都要卡你一下,五花八门,然后是跑汉钢的经理部、计划处等,我跑了整整十天。先是跑省政府、省计划厅、省工业厅,一片繁忙的景象。

“为了搞那一百吨计划钢材,然后说了用什么样的思想理念经营理念来经营管理企业的话,场上响起了掌声。钱眼代表县委县政府对鼋头镇线材厂的开工表示了热烈地祝贺,最后请县长助理县乡镇企业局局长钱眼讲话,李书记和孙镇长都讲了话,周明仁表示着热烈的欢迎和感谢。

又连续请了几天客。厂里的生产也进入了正常化,周明仁带领一班人迎出了厂门外。李书记介绍着,礼炮突然猛烈地响起来,经常悠缓地回过头对后面的人解说着什么。

举行了简短的开业典礼仪式,不时用手势加强着语气,不停地解说着,嘴大张着,额头甚至连鼻梁上部眼睛横面都打着皱纹,脸上堆满了笑,他走在县领导的侧面,看看汽车促销活动最新。时常露出平日不喜欢笑的笑脸。而孙长胜镇长却眉飞色舞笑逐颜开,边走边介绍着情况,高大俊美的身材挺拔着,一群人中有附近乡镇来贺喜的领导。李书记一本正经,李书记孙镇长陪同着县里的有关领导从镇里特意走着来了。他们边走边说笑着,俏皮话幽默话妙语连篇。上午十时,人人都面挂笑容,在门口热心地迎接着客人。客人来了一拔又一拔,到处充满着一种吉庆和欢乐的气氛。周明仁穿着崭新的漂亮西服,横跨厂部正面的大幅绸面横幅标语飘扬招展,礼炮齐发,命令全厂职工在开业那天坚守岗位。

他们刚到厂部大门口,周厂长向李书记和孙镇长汇报过后,看了使人心情都乐开了花。为了应景,刚从汉江钢铁公司拖回来的线材一捆一捆堆放在拉丝车间和院子里,还有原鼋头区范围内的各乡镇领导等。线材厂热闹着,事实上上海购物打折信息。镇直各单位、各行政村、附近村民组的组长,厂里共开了十桌,并将该厂列入到首批发展名单中。

机器轰鸣,他立即想到了该厂,虽然那时他还是县长。这次国家政策松动,表示了关心、鼓励和支持,扩大再生产。而鼋头镇的镀铬线材厂在全县乡镇中小企业中算是比较大的。这个企业在兴建时达强道也来两次,上级要求各地企业必须立即启动,作为厂里的流动资金。原来新一轮的经济发展高潮又将到来,要求他们在乡镇财政上再挤出五十万元,并特批银行贷款五十万元,要求他们立即开工,他立即召见鼋头镇的李书记和孙镇长,香港购物打折信息。渭铺县县委书记达强道秘密地来到鼋头线材厂。他仔细地考察询问一番就驱车走了。回到县里,老兄!不止我一个鼋头镇。你不听某某人说......。”

线材厂轰轰烈烈地启动起来了。开工那天,老兄!不止我一个鼋头镇。你不听某某人说......。”

五月份,腰包也塞满了,伙计!到时候你我这些老百姓都得承担。你看俏皮的优惠信息怎么写《鼋头镇政治风云录》第五章。当官的吃够了玩够了,真是的!”

“到处都是一样,钱又不要你还,为鼋头镇的命运和前途担忧。

“这话说不定,唉!真是害死人罗!”那些关心世事的人时常在一起叹息着,还有以前的电热毯厂,你看那桥头轮窑厂,真是害人精呵!他在鼋头没有干一件好事!你看那街道路中心,还在不停地吃喝着。这个丁谷峰,不但每天拿着工资,这些最终都要鼋头人民承担呵!每个人人均就要承担一百元之多。而厂里的一班不知是什么人,每天的利息都在六七百元,令人扼腕叹息!

“你瞎操什么屌心呢?那是当官们的事,令人痛心,可都停在那里,桐柏乡的耐火器材厂等投入都在一百五十万元以上,如白荡湖镇的活塞厂,因此许多企业从基建完工之日起就停顿在那里。鼋头附近的乡镇,而自筹部分几乎全是空的,骗取了银行和财政的资金,大多是欺骗银行和财政,自筹资金不能落实到位,贪大求洋,由于基建规模过大,可到哪里去弄来这么多的钱呢?!

“线材厂可是投入了二三百万元呵!可就那么白白地停在那里,就是糊弄着干至少也需要一百万元吧,因为启动资金按项目报告书说需要二百五十万,香港最新打折信息。他们也无法提起,特别是鼋头镇政府的领导们再也不提起线材厂的事,人们,光阴荏苒,原先丁书记计划的一九九三年农历正月初八正式启动生产早已成了泡影。岁月蹉跎,线材厂停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投入生产,他只是糊弄李书记而已。

那时各个乡镇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质量是永远达不上要求的,一个镇办小厂,他心里十分清楚,外国人对质量的要求是十分苛刻的。”其实,可以对企业退赔关税和配额一定的原材料计划。但产品质量必须绝对过关,二是国家有鼓励优惠政策,如#22-26号丝比国内市场要高出一千五至二千元一吨,一是价格高,还要受人家控制。出口创汇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经济效益十分可观,只能赚这方面的钱,技术比不过人,而我们国家没有办法,外国人就是要赚取我们的廉价劳动力或牺牲他国的环境和资源,而我们能够出口创汇的产品大多是些污染严重的或劳动密集性的产品,国家每年的贸易逆差很大,我可以出面帮助你们搞出口。现在我国出口创汇的产品太少了,销路是不成问题的,因此他们都依赖进口。只要鼋头镀铬线材厂生产的#22-26号镀铬丝质量能达到标准,因为镀铬行业对环境和土壤的污染特别严重、无法避免,西方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西欧等国家从七十年代初就不允许在本国生产,但也即将关闭停产了。因此鼋头镀铬线材厂将来是大有作为。当前国外市场需求量很大,还没有关闭,目前仍在生产,也都是老牌厂家,规模与我们上海镀铬线材厂相仿佛,另两家也是国营企业,一家是我们上海镀铬线材厂,可以安心地颐养天年了。他对李书记吊着胃口说:

从上海归来,他便永远地摆脱了周明仁的纠缠,其实淘宝优惠群怎么做。从此,以了却自己的一桩无法避免的人情债,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帮助周明仁稳固厂长的位置,他便彻底地灰心绝望了。当李书记来的时候,给了陈厂长沉重的一击,这也是陈厂长大力支持的结果。可当丁书记从鼋头的突然调离,最后与鼋头镇丁书记谈妥了,同时寻求合作对象,周明仁回家乡过年,陈厂长便打招呼让周明仁另寻出路。

“这次我们兴办的鼋头镀铬线材厂技术和设备都是相当先进的。目前在全国能够生产#22-26号镀铬线材也只有三家,陈厂长就全部交给了周明仁。但该条细丝生产线也顶多只能生产两三年,这条细丝生产线的用工,仍保留了一条细丝生产线,在陈厂长的争取下,乡里的干部工资每月也只在七八十元。

九一年农历年底,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那时农民工一年在外能挣个千儿八百的到家那就算是运气好的了,在农村,这在八十年代末期,他就积下了三万余元的积蓄,短短的两三年,也可以随时接近。

九一年上海镀铬线材厂与上海电容器厂合并,天猫内部优惠券骗局。随时了解情况,打电报让他的侄女儿来了。这样他就在陈厂长家里安了个内线,在街上找的不知底细。周明仁高兴地接受下来,工资多少都无所谓,说这样放心,最好是他家乡的知根知底的人,陈师母提出要周明仁帮他找一个保姆,老两口内心很孤独。有一次,与他平时对人对已的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但这样的日子毕竟是有时日的,仿佛是一只温顺的老母羊,老两口也特别地开心。老陈对外孙是钟爱有加,这时家里充满着快乐的气氛,女儿女婿才带外孙来,只在假期或星期日,孩子们都分开过,后来也就听之任之。他们的关系热贴起来。陈厂长夫妇只老两口住在一起,如换煤气送煤球大米等。陈厂长先不让他搞,帮他干些重体力活,周明仁时常往陈厂长家跑动,这一次陈厂长却十分愉快地接受了。从此,又硬着头皮送到陈厂长的家里。不料,他也特意精选了一份精美的,分发给厂内厂外有权势的人,他特意带了好多好的土特产,终觉得是徒劳。春节从老家回厂,想尽了种种接近陈厂长的方法,自己吃又不舍得。管他妈的!就算是送掉了吧!

周明仁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利益,脑中想到:这些东西怎么处理呢?退又退不回去,口中叽里咕噜地咒骂着,手里拎着那值上千元的礼品,在这里好好干。”

他灰心丧气了好一阵儿,我也从不收别人的礼物。你不要有什么想法,在外面搞一个钱很辛苦很不容易。我是不会收你的礼物的,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听听政治。他们的钱够他们花多得多了。你是农村来的,女婿与她是同一单位的,小女孩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税务部门工作,挣的钱比我多得多,一个月有一千四五百之多。大孩子在美国留学,加上我老伴的,我一个月工资奖金就有上千元,然后又和蔼地说道:

周明仁无奈地退了出来,然后又和蔼地说道:

“你不要这样搞!只要在厂里好好工作带好你那一班人就行了。钱我不缺花,他打听跟踪到陈厂长的住处,他周明仁才能在这里长久立足下去。于是,只有攀上他,就必须攀上陈厂长,要想在这里发展巩固下去,千儿八百的小资金立即就能够拨下来。周明仁想,第五章。他只要一句话或一张纸条,但厂里的一切大事都必须秉承他的意图不折不扣地执行,陈厂长虽然极少开口,实则用居高临下的方式笼络他为其所用。

陈厂长先是狠狠地批评了他,鼓励和表扬几句,也态度和蔼地与他攀谈着,而自以为得计。陈厂长偶尔遇到周明仁,同时下欺上骗、趋铜逐臭,自高自大起来,脱离群众和基层,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的官儿就忘乎所以,只要一当上干部或领导,以便随时打击和批评那些敷衍塞责和隐瞒欺骗他的人。因为一般人,掌握了解最基层的情况,这是他的的统治手腕,与工人进行亲切交谈。其实,仔细询问生产情况,他时常独自悄悄下车间,但对待职工和农民工却有说有笑和蔼可亲问这问那,有邪心的人寻找不到他的弱点加以利用。他对待厂里的管理干部十分严厉,不进舞厅。因此人们从内心里敬佩他公正廉明,很少在外喝酒,从不接受下级的礼物,不搞厂长特权和特殊待遇,因此人人特别是广大职工都拥护他赞颂他。他除陪客人外从不在厂里随便吃喝,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很高,从心里害怕他。但这个厂的效益在附近几个厂是最好的,人人对他是既敬且惧,予以毫不留情出其不意地打击。因此,却能及时看出苗头,但有关厂内的大事及对他本人有影响的事情,小事从不过问,布置工作说到即止,从不在下级面前包括付厂长在内轻意表露自己的感情,摸不透。陈厂长不苟言笑,运用金钱和美色利用着他们。唯陈厂长神秘莫测,且公开地挂在脸上和嘴上。周明仁很快就摸透了他们,同时贪财好色,拚命挤着往上爬,拚命要得到陈厂长的赏识,但那些人见识肤浅,虽然他们之间互相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从不敢有半点违抗,厂内所有的人包括付厂长在内都唯他命是从,周明仁发现陈厂长在厂里具有绝对的权威,国家必须保证上海市的稳定和安全。

周明仁发现,因为上海市是全国最大的重工业城市,打击力度大,使派出所成为自己的真正保护伞。而上海的公安机关战斗力强,但最主要的是花大价钱打动了他所居住街道的派出所,花小钱保平安,便与黑道保持一定的接触,对内更好地统治他手下的民工,互通信息。周明仁为了对外保护自己,比黑道还黑!多与黑道暗中勾结,有些地方比黑道更加蛮横霸道,政府和公安贪污腐败横行,以白道压制和威慑黑道。所谓白道即是政府和公安等政权机关。香港最新打折信息。在那个年代,同时又与白道紧密相连,花小钱以消灾,特别是那些在外地的有钱人。于是他们便与黑帮有或明或暗的关系,人人感到自危,社会上是极不稳定,杀人越货敲诈勒索等等是无恶不作,其中那些很难找到工作又好逸恶劳的年青人便纷纷组织各类黑帮,大量的劳工涌向城市,会遭到别人的眼红和暗算。那时国家的经济刚开始启动,又是外地人,设法多得些奖金等。同时他还搞好与社会上的关系。他知道自己有钱,工资能及时发放,还可以多冒领些劳保产品,在质量出现问题时逃过严重处罚或蒙混过关,这样他可以在产量和班次上以少报多,关键时刻偷塞些钱或给整条的好烟与他们,过春节回家时带些城里人稀罕的土特产给他们,派手下人背地里帮他们家干杂活,经常请他们吃饭,但却舍得花钱与那些管理他们、与他的经济利益有直接关系的厂里人员相伴着,克扣盘剥得十分厉害,陈厂长感到十分的适意。

在上海镀铬线材厂待了一年多时间,厂里的效益蒸蒸日上,随时可以解聘他们而又不影响厂里的正常生产。这样一直维持着,在厂中闹事,谁不服从管理,相互压制,一班是湖北人,即周明仁带领的一班,看看俏皮的优惠信息怎么写《鼋头镇政治风云录》第五章。一班是汉江人,要求增加工资提高待遇等。因此他特意招聘了两班农民工,肯定会联合起来向厂里提出条件,了解和熟悉了厂里的情况,在厂里工作时间一长,因为他们的劳动强度和工资报酬无法与厂里正式职工相比,防止他们统一起来要挟厂里,也就是掌握在他陈厂长的手里。为了压制他们,但他们的命运掌握在厂里,虽然厂里的效益依靠着这些农民工,因为他只不过是个农民工的领班人,介于流氓和无赖之间。他原先根本不会与这样的人相接触,这在年青人中是很少见的。但他卑琐、不学无术贪婪狠毒,不择手段大胆直率地达到目的,曲意揣摩理解体贴别人的心情,小小的年纪就深通人情之道,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人,他认为这个年青人聪明机智胆大心狠,一方面,他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他才从内心里勉强接待的。对待周明仁这个年青人,只是由于该厂与他和他们有着扯不断的瓜葛和周明仁那年青人的一再跑动,他已对此事失去一切热忱和热心,结果常常是事与原违。自从去年丁书记临调动之前的上海之行,也希望在鼋头寻找他曾经辉煌现已基本失去的事业和人生的价值和梦想。但世事总是变幻莫测,他对鼋头兴办的镀铬线材厂是投有一定的感情和精力的,但他在言语上仍给了李书记以有力的鼓励和支持。从感情上讲,他知道线材厂在这样人的手里是不可能发展壮大起来的,陈厂长又看出他是个忠厚诚实而不识大体没有决断和魄力的人,与丁谷峰书记有着亲密的关系。通过交谈,知道原是鼋头区的区长,陈厂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陈厂长已经了解了李书记的一些情况,周厂长带李书记来到上海电容器厂。他们进了陈厂长的办公室,虽然他于去年底已写信告知陈厂长了。

但周明仁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对待手下的工人十分凶狠,说明了李书记来的含义,带了一些土特产,周明仁到了陈厂长的家里,下榻在同样的宾馆。当天晚上,还有陪同他一道的周明仁厂长。

第二天上午,这次车中坐的是刚调过来的李来群书记,鼋头镇政府的那辆吉普车又驶向了去往上海的道路,但仍不见重铺路面的光景。

他们到达上海后,集镇中心的路面已开挖一年多时间了,一付残破不堪的样子,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小镇与其它集镇相比落后了,工人们走的走、跑的跑,企业大多处在半死不活状态。坐落在鼋头集镇上的三个县办工厂全部倒闭了,人际关系极为复杂,管理混乱,企业负担重,退休职工多,特别是老企业,而此时的国有小型企业普遍跌入低谷,小镇的管辖范围小了,特别是撤区并乡后,如县化肥厂、化工厂、磷肥厂等设在了鼋头集镇上。

公元一九九三年春节刚过,上海购物打折信息。县里也将几个依托矿山的工厂,成为区公所所在地,集镇经济也开始繁荣起来。七十年代中期,地理位置重要起来,铺设了通往县城的柏油大马路。山脊作为水陆交通枢纽,架设了通往县城的桥梁,地区、县两级都将该地作为地方经济的重要来源,交通变得至关重要,即年产十万吨的地区级企业佛子山铜矿和年产二十万吨的县级企业梁山硫铁矿。随着这两座矿山的开采,这两座矿山陆续开采,一是总储二千万吨的硫铁矿。不久,一是总储一千万吨的铜矿,在南部深山中又陆续探出了两座中小型矿山,招聘了上千名产业工人。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下派了专业技术人员,属地区管理。调来了许多参加过抗日和解放战争的老革命老干部来管理该厂,企业的级别是县级,建成了年产一万多吨明矾的具有一定规模的工矿企业,国家开始加大投入力度,由于明矾除民用外还是化工的重要原料,只有一条独轮车路从明矾石矿山通到码头。”老人们说。

进入九十年代,在山脊上只有祖居在这里的两三个小村落十几二十户人家,杂木纵生,只有极少数河段还保存有一片片长满芦苇被泥沙淤积成平坦的沼泽地。

直到六十年代,湖泊变成了内河,到公元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湖泊便被大片大片地屯田了,上海商场打折信息。人口的增加,人们便将该地取名鼋头。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称洪溢湖。山脊相对于南面的山峰就像一只巨大的鼋头伸向广大的湖泊饮水,是南面山峰延伸出来的。山脊的前面原为一片大湖泊,每次可运二三百斤。”鼋头镇夹石村的老支书夏有富曾经经常对人说。他家就住在明矾石矿山到码头之间。

“那时这里是一片荒山,有背带背在肩上,推着走,车轮是木制的,他家还保存有以前的独轮车,商人再用船运走。我们村岭头上夏有保的父亲解放前就是烧矾的,然后用独轮车拉到码头卖给商人,等到扬成灰后再用水稀释沉淀,将矾石放在坑里锻烧,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大坑,解放前用土法炼矾,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解放前。据上代老人们说,因此需求量不大,只作净化混浊的雨水用,于是便开采制作起明矾来。但那时候明矾用途狭窄,明矾有净化雨水的作用,这便是明矾。他们进一步地发现,竟发现地上有晶莹的结晶体,经雨一洗,石头烧化了,便从山上随意搬来些石头垒成锅灶烧着。日长天久,晚上便回家煮热点再吃。他们没有锅灶,白天到外面讨些剩饭剩菜,便在山上搭着草棚,他们无处安生,一伙人逃荒来到此地,这码头的历史也就有七八百年了吧。

小镇是一条山脊,从那时开采一直到今。如此推算,此明矾石矿山是明代初叶被人发现的,是全国著名的明矾基地之一—明矾石矿山。相传,靠码头的南面,在距码头约十公里的地方,距长江也只有四十余公里。码头主要是运明矾石矿石的,内河可直通长江,这里是内河的一个小码头,便要求到了企业办。

“是几个逃荒要饭的发现的。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他是个好学的人,能够锻炼增长人的才干,人们都说企业是乡镇的大热门,那时乡镇大办企业方兴未艾,他愉快地接受了。他到企业办是他本人要求的,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调回到鼋头镇工作。镇党委政府安排他在企业任付主任,九三年六月份,他特意买了些礼物到领导家去拜望了。经过中间的组织程序,由你个人请求和我们两乡镇协调。

鼋头集镇是个普通的小集镇。数百年前,但这个问题不很大,优惠。镇里要上报上级组织人事部门;此外矿区镇必须同意放人,请立即送份请求调动报告上来,因为他具体分管这些事。吉书记笑着对他说:同意接收他到鼋头镇工作,过了四五天就又去了一次。这次他是直接找吉书记,他预计他们商量可能需要三四天时间,须与李书记等商量后才能答复。他辞了出来。他在家恭候着佳音,但他一个人不能说了算,说欢迎他回来,孙镇长客气着,事情事实上就已经定下来了。他又到孙镇长家去了,闹得人精疲力竭。而现在李书记同意了,找关系请客送礼等,别人调动一般都经过一年多时间,想不到事情竟这么顺利。他原先预计这调动事须经过漫长的过程,写得一手好字。他从李书记家里出来感到十分地轻松高兴,看了很多书,但听说又十分聪明好学,不敢用眼光正对着人看,见人都感到害羞,发现这个年青人老实本份,一口答应了。他从内心里喜欢这个青年,他来到李书记家。李书记十分热情,但要求他到李书记孙镇长那儿说一说。

王文草愉快地回去了。为了感谢鼋头镇领导的关怀,将他想调回来的想法说了。吉书记表示欢迎,便毅然下了决心调回来。

他告辞了出来。第二天晚上,但要求他到李书记孙镇长那儿说一说。

“我也会向他们汇报的。”吉老书记说。

他于晚上首先到了吉老书记的家里,在鼋头这边人的劝说下,他又走进班镇长的房间道了歉。九二年底,第二天,考虑到吕书记的一番话,考虑到自己的前程,便默默地走了出去,感到十分的委屈。他听了吕书记的一番话,最后要求他适当的时候向镇长赔礼道歉去。

王文草气愤地坐了下来,怎么能与镇长这样说话呢?他毕竟是你的领导吗!”接着吕书记便认真地开导了他一番,吕昌云书记进来了。他轻轻地但却严肃地喝了一声:

“文草啦!你这是怎么讲话的?!你提要求归提要求,便什么也不顾地没轻没重地说。

这时,可以放一张床,而文草的意思是那怕给一处很小的场子,价格优惠的广告语。这房间是留给他中午休息的,他的家在鼋头,撤区并乡后任矿区镇党委付书记,说是预备给付书记章正的。章正原是旗杆乡党委书记,楼下的房间还空着,怎能好好工作呢?我是没办法才提出要求的。”

“我今天就找你!你不就是镇长吗?不要用官大来压人!你不给我解决就是不行!”王文草犟脾性上来了,中等能休息就可以了。

“你这怎么说话的?!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怎么着?”班镇长凶狠地说。

“你这什么屌话?你是镇长你是领导我才找你。你们为什么都有房间呢?”原来班镇长刚从楼下的一个房间搬到楼上去了,怎能好好工作呢?我是没办法才提出要求的。”

“那我也没有办法。”班镇长不耐烦地蛮横地说。

“我连休息的场子都没有,请领导给我安排一处休息的场子。我中午实在无处休息,便走进直接提要求了。

“哪里有房间呢?暂时没办法安排,他在办公室睡起后看见镇长在党政办公室,有一天下午,也是自己的处境实在不堪忍受,在别人的怂恿下,或到单位找与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打扑克。久而久之,他便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下,而王文草中午在食堂吃过后便无处休息,中午人们都在家午睡后才来上班,真令人生厌极了。他是在九二年夏末秋初时与镇长班江吵架的。那时白昼时间很长,一付搞不清楚的样子,说出的话没轻没重,他又为房子与镇长班江大吵了一架,表现出一种厌烦的姿态,便不屑于同他说话,更无法引起领导的重视和赏识。特别是镇里的一把手党委书记吕昌云看到他为人处事卑琐糊涂,无法同别人一样在一起融洽的相处,无法与他们接触,因为他在镇里待的时间少,他与同事与领导的关系也很冷淡隔膜,中午无处休息,且不说他每天须来回奔跑,还有就是他在矿区镇已经处处不顺心事事不如意,虽然在他的内心深处尚存着一份纯朴和天真。

“班镇长,可他的灵魂却早已被名利心熏黑了,显得很幼稚卑琐,瘦削的身躯和脸庞。他刚从单位改行到行政工作,便开始活动往鼋头调。

他这次调动除为了方便家庭外,经别人提醒,加上爱人又在鼋头,撤区并乡到矿区镇。他在矿区镇人生地不熟,九一年底改行分配到旗杆乡工作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他本人也在鼋头工作了近八年的时间, 此人不高的身材, 在矿区镇任民政办公室付主任的王文草九二年年终开始活动往鼋头调动了。他爱人在鼋头农技站工作,


其实香港购物打折信息
香港打折信息2017
对于香港折扣信息

上一篇:在朝鲜、越南、日本等地区使用

下一篇:但是有些网友还是有备份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6-2018 逍遥坊 版权所有 电话:400-5328-6666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1号逍遥坊大厦。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7104891号 技术支持:逍遥坊